Yun030

灣家人
不定期更圖_(:з」∠)_
重度久吹(つω⊂)
勝出 轟出都吃ˊ3ˋ

不追逐或許也能過的很好(´•ω•`)

在路邊看到四葉草想到的糖(ㅅ˘ㅂ˘)

借40mp的曲視力檢查的設定
建議先看序章

天啊…
我一個龜速畫圖( ´•̥̥̥ω•̥̥̥` )

第二篇

借40mp的曲視力檢查的設定
建議先看序章
還有
謝謝序章大家們的紅心和評論(*´艸`*)
我愛你們quq
為了你們我會努力把這篇畫完的(๑•̀ㅂ•́)و
這篇第一篇ouob

借了40mp的曲子 視力檢查 來畫這個
老時說很早就想設定讓久久能窺視咔的內心 剛好聽到這首 就稍微借用這個設定
這篇姑且作為序章吧_(:з」∠)_
希望我產的出後續(つд⊂)

草稿流注意(ㅅ˘ㅂ˘)
久:本想犒賞自己的蛋糕…被搶走了qq

[勝出]對不起 我以為你喜歡我 02

第一次寫文獻給勝出
有哪裡寫不好可以評論說
我文筆頗差的就是
高中pa
無個性的世界設定
茶 飯B班
勝 出 鳴A班
其他人之後在看怎麼分
[]為心裡話

此時的綠谷正跑到頂樓享用自己的中餐  這裡人少 也不太會遇到認識的人

“稍微可以休息一下了 唉…真的太蠢了啊我 因為怕再有誤會而開始避開人群什麼的…不過一個人也挺好的…”

話是這麼說但臉上還是帶些寂寞 默默的把中餐吃完後 便待了一陣子才下樓

一天就這麼過去了 當綠谷正要踏出教室時又再度撞到人“啊!對不起!!”天阿 正想嘆氣今天是走了什麼衰運時 卻發現這次撞上的是自家發小  [完了…]

“喂  廢久 你…”
“阿  小…小勝  抱歉! 我還有些事先走了”
不等前人說完後人早已消失於走廊上了

啊啊啊我在幹嘛啊啊我怎麼連小勝都躲啊啊 懊惱不已 或許早就知道上鳴可能跑去找小勝說 但怕小勝會將自己數落一番 反而更受打擊而已吧

明天該道歉嗎…還是…

綠谷本想請假的 但想著還是硬著頭皮去上學了 突中經過B班聽見裡頭的眾人歡乎

“欸 麗日和飯田是兩情相悅的啊 恭喜你們啊”

畢竟還沒完全放下 聽到眾人的話語 眼前開始一片模糊 糟糕淚水又要流下來了 這時突然被人洩到人煙稀少的牆角

“哭吧 這裡沒人看的見”那人說道

綠谷覺得像是被施咒一樣 開始放聲痛哭 那人什麼也沒說就這麼等綠谷哭完 直到啜泣也漸漸緩和後

“小勝 抱歉啊 ”綠谷帶這哭腔說道
“哼 果然是廢久 被個大餅臉女甩也那麼廢”

綠谷聽到這話果不其然又開始流淚了 意識到自己說錯話的爆豪 拿起袖口便從綠谷臉上胡亂的擦了擦

“別哭啦 我可沒打算陪你哭整天 走了”

看著爆豪的背影 綠谷想起從小只要自己一哭 這個溫柔版的小勝就會出現 在一旁默默的安慰他 陪他哭完 是從什麼時後開始的也不記得了 也說不上是奇怪 但也沒多想了

[吶 喜歡的人能獲得幸福不是很好嗎?]這麼想著 但我真的能由心祝福他們嗎…今天的綠谷也依舊在頂樓默默的吃著中餐

補充一下:茶茶是小久的初戀
這裡廢話: 這篇寫到一半就卡住了 一直覺得文不順 突然懊惱當初為何不好好學國文啊啊(;´༎ຶД༎ຶ`)
還有謝謝願意看我寫這篇的你們( ´•̥̥̥ω•̥̥̥` )

[勝出]對不起 我以為你喜歡我 01

第一次寫文獻給勝出
有哪裡寫不好希望可以評論說
我文筆頗差的就是
高中pa
無個性的世界設定
茶 飯B班
勝 出 鳴A班
其他人之後在看怎麼分
[]為心裡話

“麗日    我喜歡妳!!”

帶點綠光的黑髮少年對這眼前的女孩說道 

“對不起啊  小久我喜歡的是飯田  所以無法答應你啊”

麗日有些對不住的說到  看著眼前的少年目光有一絲黯淡 但彷彿只有一順間 少年便已平時的陽光笑容

“阿 我才該道歉的啊 對不起啊 麗日 突然向妳表白 我們以後還能當朋友嗎…?” 少年微微苦笑道

麗日看這眼前的少年和平日一樣 便放心說道

“當然啦 我相信小久能遇到更好的人 那時候我也會替你加油的!阿 對了我還有些事 那小久之後再見了”

完道留下名為綠谷的少年先走了 此時的綠谷淚水開始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真的很難受啊 以為妳對我的溫柔 和時常在意我 讓我誤以為我們是兩情相悅啊…」

在那之後也不知道是怎麼走回宿舍  綠谷一進房便將自己躲藏於被窩 誰也不見

隔天一早
綠谷慶幸自己和麗日不同班 不然看到他如此紅腫的雙眼 可能會很愧疚的 一踏進教室門便撞上金髮少年

“綠谷!你這是怎麼了!”
少年的驚呼大到班上的人都偏頭看了過來

“上鳴 你小聲點啦”

一把拽著上鳴托出門外 對他娓娓說道 要說為什麼綠谷會和上鳴說 算是因為上鳴的情商還算高 或許和他說也聽的比較懂

“原來是這樣啊 ”
“是啊…”

綠谷說著 淚水又默默的低了下來 

“別哭了 這種誤會也不是不會發生的啊 綠谷你看開點 ”
上鳴在一旁好心的安慰他

“讓開!擋路了!”
不遠處一位白金髮的少年喊道 熟悉的喊聲 使綠谷不由自主的抬了頭對上自己的幼馴染 爆豪看著這幕便沉默地走進教室也沒說什麼

廢久 那是怎樣 上高中後也蠻少看他哭過 看他那樣子肯定發生了什麼事 爆豪心想  就算不用去問也會有某個白癡臉跑來和他談談

中餐時段 果然上鳴和爆豪說著

“你也看到綠谷那情況了吧 就怕他以後不敢再接受他人的溫柔”
“干老子什麼事啊”

爆豪嘴上這麼說但心裡也挺在乎的 以前綠谷和麗日時常形影不離 不說別人也以為他們是不是有在一起呢 也難怪綠谷會會錯意  說起來從今早綠開始與人互動變少了 不會真的像白痴臉說的那樣吧…

爆豪心想找個時段去堵自家發小問清楚

以下廢話
這裡為苦逼畫手想試著當寫手的勝出女孩 這篇可能會慢更_(:з」∠)_ 
還有會寫文的太太們都是神啊啊啊(つд⊂)

*草稿流注意
有微黑久(大概(˚ω˚ )